【原】葛蔓 || 想见你

时间:2021-02-23 00:47       来源: 未知
展开全文

让阅读成为习惯,让灵魂拥有温度

文学鉴赏与写作课

"微小说写作”作品展

【限词要求】作品须包含下列词语中的某5个关键词“公寓楼运动鞋、车站、街道笔记本星空草坪、自助餐、路灯公园



作者简介

葛蔓,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喜欢画画。





想见你





工作室的灯还亮着。安静的环境与窗外喧闹的车水马龙形成鲜明对比,只有耳机里传出轻轻的音乐声,是首熟悉的老歌。
李子维高中毕业后随父母移民加拿大,莫俊杰和他的女朋友——陈韵如,都在好好念书,陈韵如当了高中老师,莫俊杰则在她的学校附近又开了间奶奶的刨冰店,这大概是第四家了吧。
凤南小队的青春就被定格在了1999年的台南。
李子维读完大学后,还是选择回国发展,自己在台北创立了一间设计工作室,创业初期困难多多,幸好有莫俊杰的陪伴帮助,总算是熬过来了。现在只剩要解决的最后一件事了,那就是租房。

台北的夏夜与温哥华大不相同,热浪席卷,细细的晚风完全吹散不了浑身的热气。穿过几条街道,路过一个学校,遇见一群下象棋的阿伯,李子维终于在公寓楼下见到了戴着夸张耳环、涂着大红唇的房屋中介,看房的时间前后没有十分钟就下楼了,浓烈的东南亚香水味实在是难以忍受。

房屋中介仿佛看穿了一般,清了清嗓子说:“房屋中介只是我的兼职啦!”然后凑近了一下,“我是一名占卜师,你可以叫我Sunny老师。”

李子维撞邪一样往后退了一步,想着今天出门估计没看黄历,真的是。女子又往前一步,“老师一看你哦,就觉得你肯定是在找一个人。”

他的心脏突然咯噔一下。

不知道是被老师骂还是被教官罚的关系,从1998年的某一天开始,李子维常常陷入烦躁,骑机车去上学烦躁,翘课吃冰烦躁,吃双倍炼乳牛奶冰都开心不了。

总觉得心里空空的,好像是有个很重要的人不见了一样。很想她,很想见到她,偏偏什么也记不起来。

本以为出了国会好些,结果加拿大的无聊渗透着内心的空缺反而越来越大,这也是他选择回国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我知道这样很神经啦,但是莫俊杰我是不是被鬼附身啊?”李子维曾经和莫俊杰真的说过这些,可莫俊杰也只能笑笑。

“那……我怎样才能找到她?”李子维在犹豫中还是选择相信这个神神叨叨的女人试试看。

“32,就是32!看这栋楼就是32号公寓,只要你租下刚刚那套,你就能找到那个人!”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哦。”忽然,一个轻快的声音从李子维背后响起。

一双明亮的眼眸直直地撞入他的眼里。

“哥哥姐姐,你们知道女中怎么走吗?”面前这个穿着运动鞋、背着双肩包的女生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手上拿着满满的书和笔记本,旁边还推着一个行李箱,还有……怎么长得好像陈韵如啊!

李子维正想摆脱这个为了推销房子瞎说的中介,赶紧拿过女孩手上的书和笔记本,“Sunny老师,我去帮他找学校啦,女孩子大晚上多不安全,有需要我再联系你哦。”

“大哥哥,你不会真的相信那个神婆吧。”刚才的确想问路来着,结果看到一个老大不小的男人居然在听一个神婆瞎扯,小学生哦。

“就到这里吧,我自己走过去就可以。谢谢你送我。”

一副冷冷的态度。

李子维想,明明刚才“见义勇为”的时候还一口一个大哥哥嘞。

“应该是我谢谢你,小……”不知道怎么称呼,叫小妹妺好像显得有些猥琐。“我叫李子维。你叫什么名字?”

李子维承认自己对这个长得很像陈韵如,但个性、讲话方式、眼神举止都很不似陈韵如的小女生萌生出一丝好奇。

女孩打量了ー下他。反正以后也不会见了,告诉下名字也无妨。

“我叫黄雨萱。”

“黄雨萱。”李子维默念了一遍,“我可不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题怎么这么多啊?我们又不熟。”黄雨匆匆要走。

“小气欻,就最后一个问题啦。”李子维追着她走了几步,“我第一眼看到你啊,就觉得你跟我一个好朋友长得超像的欻。你该不会有一个姐姐叫陈韵如吧?”

“没有啦!什么鬼问题。难道是他们那个年代的把妹烂招?

不对。

黄雨萱快速回顾了一遍事情经过,极度怀疑自己遇到了诈骗集团,专门组团演戏骗小女生的那种。搞不好那个神婆也是一伙的。

她停下脚步,警惕地跳离李子维三米远,“我警告你哦,不要再跟着我咯!否则我要你好看哦!”黄雨萱双手交叉向李子维比了一个勾拳,然后拖着箱子,头也不回快步向学校走去。

今晚有风,轻轻柔柔地拂过手臂。

李子维靠在阳台上。眼前是台北的夜。

路灯亮着暖色的光,清晰伫立在西边的星空下 。

黄雨萱。——好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不记得了。

每念一次,眼前会浮现出她那张严肃的小孩脸,还有最后那记充满威胁意味的勾拳。虽然不知道她后来干嘛瞬间生气,但这个小女生还査酷的欸。

“李子维你白痴哦。“反应过来自己一直在想一个小屁孩,26岁的李子维猛喝了一口冰可乐。

可是倒带一下,今天一天好像确实处于白痴状:从找房子到遇见神婆,然后被一个高中女生“解救”,并且在送走她后鬼使神差地拨通了那个自称是 Sunny老师的房产中介人电话,又中邪似地付清了半年房租租下了32幢的顶楼住宅,现在还在这里想些有的没的。

真的很白痴。白痴到心存期待。

真的会遇见我想见的那个人吗?

她到底是谁?

经过多年时间沉淀的疑问被抛入茫茫黑暗里,换来的是属于夏夜的温柔回答。

台北夏夜的风很暖,灌进心里,好像把心里的空缺填满了一样。


【版权声明】本篇作品经作者授权刊发,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文学鉴赏与写作,ID:wjjz17),必要时请联系后台授权转载。

沙巴州

« 上一篇:他是《变形计》的第一任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