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 ranless is more

时间:2021-02-16 14:43       来源: 未知

小时候常常幻想未来某一天,主流审美会突然觉醒,发现我的字才是墨宝,酒店饭店都来找我题字,一个字一万块,我的作业本都被拿去临摹,直接当字帖出版...

小学老师总说我字写的差,还请家长,作业交上去,批两个字,“重写”,我还以为要写重一点,写的特用力,交上去,又被骂,心里也是很委屈,我就是按照书上印出来的字写的,一笔一划的,自己看挺好,他们却不喜欢。

一到放假,作业就是练字,描的还行,一写就丑,本来以为也就这样了,天生的,接受就好。直到高中,我喜欢的人出国了,那时还没有网络,只能靠写信,突然意识到,我的这个字啊,可能会影响感情。

于是百忙之中,我决定练字。

行书,是我的目标。楷书练了那么多年,也没什么头绪,都说横平竖直,横平竖直,要是真的严格写出横平竖直的字,看起来也很呆。我要写的是情书,不是作文,要潇洒,要飘逸,还要带着几分内敛,总之,要字如其人。

行书字帖并不好找,每本书写法各异,我本身水平有限,也看不出好坏。这也是初学者的尴尬,审美不行,拿本书就练,却不知自己想要写成什么样子。

有一本书里的字不错,看起来很随意,但怎么写都好看,一点不拧巴,用甲方的话说,大气!决定了,就练这个,我拿起了《圣教序》。

从里面挑5,6个字,只临不描,用理科做实验的方法去练,临一个字,就和字帖对比,不同之处在哪里?这个不同之处是字丑的关键点吗?如果比原贴高一点会怎样,低一点会怎样?哪些地方可以变?哪些地方不能动?为什么这一笔能放,为什么那一笔要收?

这个过程中,一是提高了审美,终于能看出为什么我的字不好看了;二来,学习了结构,懂得什么是重心,什么是呼应。虽然只练几个字,但学的是这类字的处理方式,在日常的写作业中,再把对结构的理解应用起来,进步飞快。

把一个字练熟,理解透了,就再加一个字进来,一共练了二三十个字,几个月的时间,已经可以举一反三,自由书写。有时一个字开头写呲了,还能通过笔画呼应给搂回来。年底的时候,班长已经开始找我给老师写贺年卡了。这时,练字和平时的书写,已是不分彼此,不用刻意。以前的天怒人怨的字体,我倒是忘了。

几点想法,

练自己真正喜欢的字帖,而不是看起来酷炫的。

多临少描,甚至是不描红。

学习结构,而不是笔画。

练字的目的不是写很多字,而是学习其对结构的处理方式。

通过对比临的字和原帖的区别,来定性定量的发现差距,先用脑子找到关键点,再练习肌肉记忆,每写一遍都要有其目的,不重复错误。

最后,强大的驱动力也是很有用的。

会变得正常。

回到家的时候,天还没全黑,楼道里都是香气,有的人家炒鸡,有的人家烧鱼。吃了饭,还有时间遛遛弯,公园里爸爸在教孩子骑车,还有几个小孩拿着手电筒跑,光柱扫过树丛,叶子沙沙的响。

快递大概不会一天就到,app也没有那么多奇怪的功能,市中心的百货大楼也还没有倒掉,陡然富起来的人也没那么多。

还有时间约朋友打球,健完身也不必再回工位,有人来家里拜访也不会那么烦躁。

这就是996之前的生活。

注释里尽量写为什么,而不是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看代码就好,代码不会骗人。但为什么要写成这样,有时候就非常让人困惑。有可能是处理某个 corner case,有可能是绕过某个系统限制,也可能是什么奇葩需求,这种代码,没有当时的 context,过几个月看,像甲骨文一样,不知道是想干什么。再有年轻力壮的,看不顺眼来优化一下,以后就不知道哪个地方会崩了。

其实,大部分的代码应当是不言自明的,不需要注释。

问他,“你觉得能超越吗?”

他说,“不能”,

“那你怕什么?”

他说,“能”,

“我不过读书十年,凭什么就能超越你家几代人的努力?是不是你们家人太弱了?”

青羊宫 化验员 结业证

« 上一篇:青岛华严寺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