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尺蠖

时间:2021-02-20 14:49       来源: 未知

原标题:征文||尺蠖

小时候最常见的虫子是尺蠖,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这么高大上的名字,跟着大人以貌取虫地叫它“吊死鬼”。

“吊死鬼”在长大之后才会吐丝,但它们有点恋家,不会在刚成熟时立刻离开,而是在受到惊吓之后再从树枝结丝而下。尺蠖幼虫有很厉害的拟态功能,应该能在大多数情况下“瞒天过海”。它和树枝呆久了,可以伸展身体,模拟树枝,通过和天敌“躲猫猫”来进行自我保护。它拟态起来十分可爱,身体拉伸得非常直,给人很紧绷的感觉,小短腿抓住树枝,整只虫模仿其它小枝向外倾斜,还要把头用力向后仰着,用身体很努力地在表达:“我……我只是一片树叶,你……你别来戳我!”已经很隐蔽了,不过还有很致命的缺点。有的小枝是薄细纤长,但尺蠖永远都是粗圆短壮,所以它的拟态尽管厉害,但还是骗不了我的。等到它受到惊吓,便迅速吐丝撤离,十分机智。

高高的树枝上会有什么样的惊吓呢?也许是小鸟的啄食,也许是蜘蛛的围猎,我也说不太清,只能猜测。等它们树枝来到半空,就落入了我的视野。碧绿而柔嫩的身体用白白的线挂在树枝上,扭来扭去看起来十分可爱,我常常想:小小的虫身竟然能吐出这么长的线,真是很厉害了。等到绝大多数虫子都吊在树上时,树与树之间就有了无重数的帘幕,像是细细的丝线坠着一小节碧绿翡。

不过这“翡翠”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掉下来,这对行人来说真是不小的心理挑战。有时窗外突然传来“哇啊啊啊”的尖叫,我就觉得可能又是“吊死鬼”没吊住,落到了人身上。后来人们学会了对吊满虫子的树敬而远之,等到时间一长,看不到虫子,他们才会放心地走在这路上。其实虫子就在他们脚下的松土里,小孩玩泥巴一翻土就能翻出大把大把的的。因为丝线断掉后,它的小短腿不足以支撑它跑太远。一般落到哪里,就在哪里的松土中化蛹。一片被树荫遮盖的土地,少则几十条,多则几千条,树的东南面比较多。不仅是人知道享受,小小的虫子也知道夏天找个凉快地呆着。不然40℃高温烤炙下,虫子可能直接熟在了地里。

经过我的观察,它们只有腹足和尾足,中间的部分没有腿,所以只能像个拱桥似地拱来拱去。我曾在饭桌上拿着油条模拟它爬行的姿势,左右手分别捏住两头,横放在自己面前。右手捏住一端向左手靠拢,就出现了一个弯弯的弧度,左手在桌子上划一下,弧度消失了,桌子上也有了一道油亮的“虫痕”。翻来覆去地玩着,油条在眼前波浪般此起彼伏,虫子在脑海中海草一样扭来扭去。妈妈发现了,就能及时止损,妈妈不注意,那就是油条不能吃了,桌椅也要费力擦,袖子也要费力洗。其实大早上起来哪个小孩想吃饭呢,只想出去撒撒野。

我尤其喜欢用食指与大拇指轻轻捏住它,小小的虫身有着熟透粉丝般的弹性,感受着它在指腹间扭动挣扎,带来轻微的痒,手感极佳。稍微放松手指,“吊死鬼”便从两座“肉山”中挣脱出来,重见天日。这时,我便连忙换另一只手再次捏住。等到玩够了,便随手一丢,去找别的乐子,那被丢到地上的“吊死鬼”自是慌不择路,低头就跑。那时我当然是从这无聊游戏中得到了极大的乐趣,对虫子来说,想必内心是崩溃的。

说来尺蠖被定义为害虫,它们的不挑食愁坏了防护人员,柳树、杨树、槐树、枣树、茶树,谁的叶子它们也吃,甚至连薄荷这种刺激性大的植物也不放过。恋爱电视剧里男主看到女主吃东西总会很深情地说:“你吃东西的样子真可爱。”我想,也许他是没见过尺蠖吃叶子,那更可爱。普通虫子乱吃几口留下不规则的洞,它不如此,任何时候都是非常有条理。尺蠖吃薄荷时便是如此,它下口总垂直于叶脉,一口一口由叶子边缘吃到内部脉络,而后停口,再抬抬头从叶缘开吃,周而复始。最后只剩下较硬的叶脉了,它便吧唧吧唧小嘴,甩甩头。我猜可能薄荷挺刺激,它吃得上了头,不然怎么一副醉态?

由于“吊死鬼”生得多、长得快、吃得猛,它们似乎在一夜之间就能突然吃光一棵树。毕竟尺蠖饿的时候像马力全开的大电钻,生猛得仿佛整个叶子都要随着它的动作激烈颤动。吃饱也不能停了,细嚼慢咽过个嘴瘾,仿佛闺中刺绣的豆蔻少女,轻柔的一针针刺穿了丝绸,都不能在丝绸上引起半环涟漪。它能把所有叶子都吃完,但又知道可持续性发展似的,不伤害树干。来个拟人的话,就是虫子一个晚上把人吃秃了,的确不会致死,但带来的烦恼与麻烦也不容忽视,以及第二天醒来会格外清凉与空荡荡。但这对那时的我来说,是无关紧要的。正如没有小孩子会忧心脱发,也没有小孩子关心虫子的危害,小孩子最在乎的还是好不好玩。

等长大了,却渐渐觉得,“害虫”这一概念本身就是人类强加给昆虫的。尺蠖只是顺其自然地吃叶子活下来而已,之所以被称为“害”,只是因为妨碍到了人类,但是它就没有自身价值了吗?有的。首先,每种鳞翅目幼虫都有相对应的寄主,如果没有这种那其寄主会大量繁殖,也会导致生态失衡。其次,任何生物都有其研究意义,未发现不代表不存在。最后,它能给我们带来“美”的享受与哲学启示,全世界有一万两千种尺蠖,形态各异色彩缤纷。我国《周易?系辞下》中这样写到:“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古人从尺蠖的走路方式中,明白了以退为进的人生哲学。

现在路边虫子,在人类的农药控制下,不会泛滥成灾了。我却为它们忧虑,树下松软泥土太少了,全是水泥或沥青,它们怎么钻得进去呢?

文章来源:文学院2017级8班 周宁

美工:刘竞男

责编:李倩玉

编审:石桥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棉签画 nus 潇湘雨

« 上一篇:《诗经》中的“孙子”是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