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国军第一大怪才,他与胡宗南并称“二胡”

时间:2021-02-23 19:46       来源: 未知

胡琏,汉族,陕西华州(今渭南市华州区)赤水镇北会东方村人。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黄埔军校四期毕业,属陈诚的土木系,国民政府统治大陆后期的著名将领。他与胡宗南并称“二胡”,前者号称“金门王”,后者号称“西北王”,但在蒋军中流行这样的说法:“十个西北王,抵不上一个金门王”。

抗日战争中任第11师师长,率部于鄂西保卫战中死守石牌要塞,荣获青天白日勋章。解放战争中,率领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18军参加内战。解放后到台湾,曾参加金门海战,号称“金门王”。

抗战烽火

1937年初,淞沪会战爆发后,胡所在的陈诚任军长的十八军第十一师第六十六团开赴上海,同年8月率部参加淞沪会战。胡团奉命守卫上海北面的罗店地区。日军以罗店为突破口,派飞机轰炸、大炮轰击六十六团阵地,施放烟幕弹,以坦克掩护步兵冲击。胡琏组织敢死队,用集束手榴弹炸坦克,又组织机枪火力网封锁日军前进通道。有时组织部队主动出击与敌人进行肉搏战,以杀伤敌人。有时一昼夜打退敌人十几次进攻,顽强地坚守了阵地。

淞沪会战后,胡琏升任第六十七师步兵第一一九旅旅长。第二年胡琏随部挺进苏南开展游击战,重创敌寇。其部四零一团团长邱行湘直捣潥阳、宜兴一带,直逼苏浙边境张渚诸地,使日寇沪宁铁路交通受威胁。

1938年6月,胡琏司令部设在九华山,他亲自到前沿阵地了解情况,发现日寇在江岸各地修碉堡,并有重兵把守。他为了配合海军特种部队在长江布雷,将沿线据点中的敌人引开。一天胡琏指挥部队突然向敌人据点发动攻击,迫使敌人放松对沿江的巡逻。扮成“船夫”“渔民”的海军特种部队乘机在江面布下水雷。一天夜晚,胡琏又派出一支部队向敌人碉堡突击,日寇摸不清中国军队的虚实,不敢出击,海军特种部队又一次在江面布下水雷。在胡琏部和其他部队掩护下,海军特种部队一年内在长江皖赣江面炸沉日军舰船六十余艘。

解放战争

1946年5月,18军整编为11师,胡琏任师长。在解放战争中,率该师参加进攻苏北鲁南解放区,参加围攻中原解放军。他率领的整编第11师一直充当着救火队的任务,哪里有难便被投入哪个战场。

1946年9月,定陶战役后,国民党军继续向晋冀鲁豫解放区进犯,占山东菏泽城。接着,国民党军第5军和整编第11师分别进至巨野以西龙固集地区和巨野以南的章缝集地区。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二、三、六、七纵队及冀鲁豫军区独立旅于10月3日发起巨野战役,以1个纵队扼制第5军于龙固集以西地区,集中3个纵队歼灭突击于章缝集地区的第11师11旅。激战至7日上午,章缝集守军3000余人除200人逃脱外,全部被歼灭。与此同时,国民党军第5军被扼阻于龙固集以西地区,毙伤其2000余人。下午,第5军和整编第11师分别向西和西南方向退却,逐渐靠拢,晋冀鲁豫野战军遂结束战役。是役,毙伤俘国民党军5300余人。

1947年7月的山东南麻战役,胡琏判断华野可能集中部队攻击他,于是花了20多天集中在南麻修筑了一系列的巧妙的防御工事,其中有大量的子母堡。结果虽然粟裕率领华野集中了四个纵队外加鲁中军区三个团的绝对优势兵力攻击胡琏,还有七纵一个纵队负责阻援!但是在胡琏的巧妙防御工事和顽强防守下,华野四个纵队连续猛攻三天三夜,7月15日下午,解放军以密集的炮轰为信号,向胡部发起进攻,整十一师阵前血流成河,伤亡惨重,而国民党援军或者被解放军阻击无法靠拢,或者因胡琏平日的霸道而故作有心无力之状。解放军的攻击越来越激烈,胡琏几近绝望。绝望中,胡琏率领司令部全体人员焚香跪拜,企求老天爷保佑,说来也巧,就在此时,天降大雨,这暴雨一下就是7天7夜,解放军进攻部队也因雨迟滞。同时陈诚接到胡琏的求救电报后,为自己起家的家底心急如焚,调兵遣将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救援胡琏。[3] 25师和64师先后增援赶到,阻援的七纵不是优势敌人的对手,激战一通被迫后撤。

1947年9月曹县战斗,陈毅指挥所部,将据守定陶附近沙土集守军、国民党军段霖茂的整第五十七师包围,于9月7日,将之全歼,继续南进,24日与国民党军整第十一师在大义集、土山集一线遭遇,两军展开激战。11师师长胡琏嗅觉敏锐,马上停止前进,进驻两个村庄挖掘工事固守。解放军还是老战术,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打歼灭战,以3、8两纵猛攻土山集守军18旅,4纵阻击大义集增援。18旅坚定守住土山集,三野自与整第十一师遭遇以来,激战数日,未有斩获,毫不恋战,断然放弃攻击,主动撤出战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砀山、马牧集间,越陇海铁路南下,向皖、苏广大地区纵横扫荡,因这些地区,国民党军军正规部队都已调走,很快恢复了鲁南苏北原来的解放区。此役解放军伤亡4413人,整编11师伤亡3500人。

为什么说胡琏是怪才呢?

先说他的出身怪。胡琏1907年生于陕西省华县一个贫寒农家。父亲务农,还替人打短工。母亲叫王富女,名字很富,其实是王堡子一贫农女儿。这样的家庭,胡琏应该很可能后来参加革命,他一到黄埔军校,却就参加了多是富家子弟云集的孙文学会——并且他一个名字,就叫“胡从禄”——谁有钱,就跟谁。

胡琏的第二怪是会读书。胡琏兄妹三人,一个兄长,一个妹妹,唯独只有他一人读了书。他先在村私塾读,13岁上华县高等小学,成绩十分优异。1925年小学毕业时,参加全省会试,名列前茅。同学给他取外号叫“胡子奇”。

他的第三怪,是择业怪。胡琏在会试中考得第一名,喜得老师刘淼特地跑到胡家,对他父亲说: “你家俊儒(胡琏)是个好苗子,好好培养,将来一定有出息!”可是,胡家偏偏没钱。胡琏读完了小学,老师也说要好好培养,父亲就是拿不出钱,硬逼得儿子无法深造了。结果,母亲说:“你去私塾当老师吧!”胡琏说: “家八五斗粮,不当猴儿王。”母亲又说:“那你就去学做生意。”胡琏回答:“我不是那个材料!”母亲又说:“你到大户人家去当管家。”胡琏又说: “那是替人当奴仆,不干!”

这几乎把老娘气得要哭了:“花这么多钱供你读书,你现在啥都不干,本都收不回来了。”胡琏对教书、做生意、当管家都没兴趣,其实内心有想法,认为当兵“威风”,想去从军。结果,说到做到,去河南投了军,在国民二军冯子明旅当了一名文书。

第四怪是他的婚姻。胡琏在冯子明旅干了一段时间,还是觉得没出息,于是又决定去报考南方的黄埔军官学校。

可是,黄埔军校在广州。他竟然穷得连路费都拿不出。结发妻子吴秀娃也下了大决心,卖掉了新婚娘家作嫁妆的首饰,还不够,又把娘家即将成熟的青苗卖掉,凑足盘缠,让胡琏上了路。吴秀娃送夫从军后,在家盼着夫贵妻荣,没料到胡琏才当了个连长,就为了娶团长曾粤汉之妹曾广瑜,把她休了,白日梦都没做就当了寡妇。这个曾广瑜从吴秀娃怀中夺了“金龟”,连生三个儿子,满以为从此幸福满满,又不料老公竟和她的堂妹曾广仙好上了,结果,又被离婚。胡琏与曾广仙又连生了五个女儿。

第五怪是胜败参半的战功。有人称胡琏为“国军之狐”。说他是“狐狸”,不是会打仗,而是像狐狸那样狡猾,最会开溜。在军旅生涯中,胡琏的的成名之战,有两战,一是抗战中的石牌要塞之战,胡琏一举成名;可他接着又在淮海战役中把一个兵团打光,只身逃出,臭名远扬;一是解放战争后期的金门战役,他率军救援,保住了金门岛,再次扬名;可两年后,他又在东山岛与金门的中共指挥官叶飞一战,损失蒋军三分之一,被蒋介石撤职,再次臭名远扬。因此,有人说:跟胡琏去打仗,胜败谁也料不定!就像今日给他当老婆,明日还是不是,一样没把握。尽管如此,胡琏后来还是官至陆军副总司令,并为国军一级陆军上将。

遍览台湾军史著述,不光竭力贬低刘伯承陈毅粟裕等大陆将领,而且将张灵甫李仙洲邱清泉黄百韬黄维等国民党败军之将也说得愚蠢之至如粪土一般,唯胡琏超智超勇、鹤立鸡群,乃千古难觅之良将,似乎蒋介石如早早委此君以大任,则定能扭转乾坤、挽狂澜于既倒。

平心而论,胡琏在战场上的表现确比其同僚们略高一筹,他有张灵甫的“悍”,但无张灵甫的“骄”;其“忠”不比黄百韬少,其“谋”绝比黄百韬多。台湾史籍广泛传引所谓毛泽东给前线部队的一封亲笔函称:“十八军胡琏,狡如狐,勇如虎。宜趋避之,保存实力,待机取胜。”以说明共军对胡琏的畏惧之甚。毛泽东是否发过如此信函根本无据可查,但把胡琏喻为“虎性”与“狐性”的结合体还是恰如其分的。许多三野老人认为,胡琏的整十一师(十八军),综合战力仅略逊于整七十四师,从其几次避免了被歼的命运,而且是“五大主力”中最后一支被歼灭的王牌部队来看,说胡琏“能战”,不算是溢美之辞。

胡琏不拘小节、精通嫖赌,对于“阿堵物”(钱的别称)更是情有独钟。他曾对赵秀昆说过:“我们一旦当了师长,首先搞它二百两,打个基础。”但胡琏手面很宽、出手阔绰,对于那些敢于拼死沙场、能征善战者一律不吝封赏、破格提拔,而那些临阵怯懦即便是同乡、同学也绝不留情面。李万斌与胡琏情属同乡,又是黄埔四期的同学,可李作战胆小,被胡琏最终赶出十八军了事。1947年7月,胡琏所属十八旅某工兵营长放弃了一个据点,胡琏得报立即予以枪决,决不姑息。同属土木系骨干的原整编第66师师长宋瑞珂被俘的消息传来,胡琏脱口而出:“宋瑞珂应该自杀!”

胡琏极端仇视中共,曾有“共产党如果成功,我们断无活路”的慨叹。但同时他又对中共的某些做法进行深入研究,对解放军的军事手段反复揣摩,杨伯涛回忆说胡琏曾经拿到过一本第二野战军团级指挥员的作战日记如获至宝、深加研习。对于二野的各色部队的风格胡琏均有不俗的评价,这一特色一直保持到胡琏的晚年。七十年代在台湾出版的胡琏的回忆录《出使越南记》中对于中共军事斗争模式有着老练的阐述。

海之蓝 张韵凝

« 上一篇:官运全文免费阅读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