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邕

时间:2021-02-20 09:47       来源: 未知
收藏
查看我的收藏
0 有用+1 已投票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宇文邕(543年~578年6月21日),字祢罗突,武乡郡武乡县(今陕西省大荔县)人。周文帝宇文泰第四子,周孝闵帝宇文觉和周明帝宇文毓异母弟,母文宣皇后叱奴氏(叱奴太后) [1]  ,南北朝时期北周第三位也是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武成二年(560年)至宣政元年(578年)在位。
宇文邕十二岁时被封为西魏辅城郡公。周孝闵帝宇文觉继位时拜大将军,出镇同州(今陕西省大荔县)。北周武成元年(559年),官任大司空,封鲁国公。宇文邕聪明有远识,性果决,有智谋,能断大事。武成二年(560年)四月,在宇文护的拥立下,即帝位。建德元年(572年)终于诛杀权相宇文护,独掌朝政。后继续推行均田制,改进和发展府兵制度,将府兵指挥权从中外都督诸军事府收回由皇帝掌握,并开始招募均田户农民充当府兵,扩大兵源,充实军事力量,准备兼并北齐。建德五年(576年)十月,复领兵七路攻齐。建德六年(577年)正月,率军乘胜围邺,一举攻陷,俘北齐后主父子,灭亡北齐。 [2]  宇文邕在位期间,摆脱鲜卑旧俗。整顿吏治,使北周政治清明,百姓生活安定,国势强盛。宇文邕生活俭朴,能够及时关心民间疾苦。
宣政元年(578年)五月,周武帝率诸军伐突厥,五道俱进。因病诏停进军。六月,疾甚,还军长安,当月病逝,年仅三十六岁。谥号武皇帝,庙号高祖,葬孝陵,传位长子宇文赟。
概述图取自唐·阎立本绘《历代帝王图》。
人物关系
纠错
关闭纠错
  • 儿子 宇文允
    有错误 已反馈
  • 儿子 宇文赟
    有错误 已反馈
  • 女儿 义阳公主
    有错误 已反馈
  • 姑妈 安德公主
    有错误 已反馈
本    名
宇文邕
别    名
周武帝
祢罗突
所处时代
南北朝
民族族群
鲜卑族
出生地
武乡郡武乡县(今陕西省大荔县)
出生日期
543年
逝世日期
578年6月21日
主要作品
象经
主要成就
诛杀权臣宇文护,推行府兵制与均田制,打压士族,灭亡北齐,统一北方
庙    号
高祖
谥    号
武皇帝
在位时间
560年~578年
年    号
保定(561年)、天和(566年)、建德(572年)、宣政(578年)
陵    寝
孝陵
性    别
  1. 1 人物生平
  2. ? 早年经历
  3. ? 权臣秉政
  4. ? 独揽朝权
  5. ? 一统北方
  6. ? 北征去世
  7. 2 轶事典故
  1. ? 雀屏中选
  2. ? 父子关系
  3. ? 发明象戏
  4. 3 亲属成员
  5. ? 父母
  6. ? 后妃
  7. ? 子女
  1. 4 人物评价
  2. ? 总体评价
  3. ? 史书评价
  4. ? 历代评价
  5. 5 为政举措
  6. ? 政治
  7. ? 经济
  1. ? 军事
  2. ? 民族
  3. 6 后世纪念
  4. 7 影视形象
编辑
西魏大统九年(543年),宇文邕出生于同州,是宇文泰第四子。据说宇文邕幼年便知道侍奉双亲至孝,而且聪明敏达有气度。 [3]  宇文泰因此很喜欢他,常对别人说:“将来能实现我的志向的,一定是这个儿子。” [4] 
因为其父为西魏权臣,故而青少年时代的宇文邕前途平坦,西魏恭帝二年(555年),宇文邕十二岁时,被封为辅城郡公。北周孝闵帝元年(557年),三兄孝闵帝宇文觉受禅登基,建立北周,拜宇文邕为大将军,出镇同州。同年九月,大冢宰宇文护废孝闵帝,拥立明帝宇文毓继位。十二月十六日,迁任宇文邕为柱国 [5]  ,授蒲州诸军事、蒲州刺史。 [6] 
武成元年(559年),宇文邕入朝担任大司空、治御正,进封为鲁国公,兼任宗师。周明帝十分亲近他,朝廷凡有大事,多同他商议。宇文邕性格深沉,识见宏远,不是因为周明帝垂问,他始终不轻易发表意见。周明帝常常赞叹他道:“此人不言,言必有中。” [7] 
武成二年(560年)四月,权臣宇文护派人毒死周明帝,立十七岁的宇文邕为帝 [8]  ,是为周武帝。宇文邕即位时,北周政局十分不稳,关键原因就在于宇文护垄断了北周实权。宇文护是宇文泰的侄子,西魏时,曾任大将军、司空。大定二年(556年),宇文泰病重临终之前,曾郑重地对宇文护表示过,自己的诸子都年幼,而且外敌势力庞大,所以要求宇文护总揽军政,继承自己的志向。 [9]  宇文护表面许诺下来。第二年,他拥立宇文觉为帝,建立了北周政权。宇文觉秉性刚烈,特别厌恶晋公宇文护的专权。 [10] 
北周、北齐形势 北周、北齐形势
宇文邕深知宇文护的势力已经长成,故而采取了韬光养晦的策略。即位伊始,他不敢暴露自己对宇文护的不满。保定元年(561年)正月,宇文邕就以大冢宰、晋公宇文护为都督中外诸军事。 [11]  而且在日常极力讨好宇文护。周梁躁公侯莫陈崇随宇文邕一同到原州,夜里,他执意回到长安去。众人都认为这件事有些奇怪。侯莫陈崇自以为聪明,便对自己周围亲近的人扬言宇文护已经被诛杀。有人把侯莫陈崇的话传了出去。宇文邕听说后,立即召诸公于大德殿,当着众人的面责骂侯莫陈崇,侯莫陈崇惶恐谢罪。就在这一天夜里,宇文护派兵冲进侯莫陈崇住所,迫使他自杀了。宇文邕通过实际行动,表明自己对宇文护决无二心。不久,宇文邕又用韬晦之计表彰宇文护,诏称:“大冢宰晋国公,亲则懿昆,任当元辅,自今诏诰及百司文书,并不得称公名。” [12]  在诏书之中不得称晋公宇文护之名,可见宇文邕对宇文护暂时“尊崇”之程度。
宇文护的母亲被北齐俘虏,母子分离三十五年,后来北齐将她放回,宇文邕对她也竭力奉承,凡是赏赐她的物件,一定是极尽奢华。每到四时伏腊,宇文邕都是率领皇族亲戚向宇文护之母行家人之礼,被称为“觞上寿”。 [12]  用此来博得宇文护的欢心。由于宇文邕表面上的尊重、曲从,宇文护没有像对宇文觉、宇文毓那样对待他。然而在暗中,宇文护还是时时要挟宇文邕,专横跋扈,总想取而代之。
保定四年(564年),宇文邕在宇文护的策划下发兵攻打北齐。十一月,柱国、蜀国公尉迟迥率大军围困洛阳,齐国公宇文宪于邙山围困齐军,晋公宇文护的军队驻扎于陕州。十二月,权景宣攻打北齐豫州,齐刺史王士良在内外夹攻之下投降了北周。 [13]  但因为北齐武成帝高湛派高长恭与并州刺史段韶、大将军斛律光前往洛阳救援,因为惧怕北周的兵力强大,不敢前进。段韶利用谋略打败北周军队。宇文邕与宇文护想吞并北齐的初步计划被遏制。这次战役的失败,使得宇文护在北周的威望大大降低,为周武帝宇文邕后来的夺权创造了一定条件。
宇文邕吸取两位兄长的教训,表面上与堂兄相安无事,任其专权。暗中却在慢慢积聚力量,寻机诛护。建德元年(572年),宇文邕决心铲除宇文护。宇文护从同州返回长安,宇文邕便与他一同来见太后,宇文邕一边走,一边对宇文护说:“太后年事已高,但是颇好饮酒。虽然我们屡次劝谏,但太后都未曾采纳。如今兄长入朝,请前去劝谏太后。” [14]  说着,又从怀中掏出一篇《酒诰》交给宇文护,让他以此劝说太后。宇文护进到太后居处,果然听从宇文邕所言,对太后读起了《酒诰》。他正读着,宇文邕举起玉珽在他脑袋上猛地一击。宇文护跌倒在地,宇文邕忙令宦官何泉用刀砍杀宇文护,何泉心慌手颤,连砍几刀都没有击中要害。这时,躲在一旁的宇文邕同母弟卫公宇文直跑了出来,帮忙杀死了宇文护。 [15]  [16] 
诛灭宇文护势力,是周武帝宇文邕一生中的大事。它使宇文邕避免了走短命皇帝的老路,把北周从内乱倾轧中解救出来。宇文护被杀后,北周的大权才真正开始掌握在宇文邕手中。宇文邕除去了心头之患,开始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他在父亲宇文泰所建立的基础上,终于使原来弱于北齐的北周,转弱为强。随后将宇文护的儿子、兄弟及亲信斩尽杀绝。诛杀宇文护之子宇文会、宇文至、宇文静,以及伏侯龙恩、大将军万寿、大将军刘勇等人。大赦天下,改元建德。 [15] 
在诛杀宇文护及其亲信后,宇文邕削弱大冢宰的权力,规定六府不必总听于天官大冢宰,使它的权力虚化,以加强皇权,又改诸军军士为侍官,表示军队从属于皇帝和国家化。再取消兵源的种族限制,一境内凡男悉可为兵,大大扩充了军力。又限定地方行政长官与其僚属的关系,以防止地方上的私人化。为了使兄弟诸王发挥辅助的作用,建德三年(574年)正月,宇文邕册封柱国齐国公宇文宪、卫国公宇文直、赵国公宇文招、越国公宇文盛、滕国公宇文逌等兄弟为王爵。 [17] 
主词条:周武帝灭佛北周灭北齐之战
建德四年(575年),宇文邕再次率兵进入北齐境内,打算灭掉北齐。长期以来,北周和北齐的关系主要是战争关系,双方互有胜负,力量大体均衡。但是自从宇文邕亲政后,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是经过灭佛,国家经济势力增长;二是吸收均田上广大汉族农民充当府兵,扩大了府兵队伍,军事优势形成;三是北与突厥和亲,南和陈朝通好,外交策略上的成功。而北齐,却处于“政出多门,鬻狱卖官,唯利是视,荒淫酒色,忌害忠良。阖境嗷然,不胜其弊”的状况。 [18] 
北周灭北齐之战 北周灭北齐之战
宇文邕看清了北齐混乱的局势,决定出兵伐齐。建德四年(575年),宇文邕独与齐王宇文宪等少数人策划,力排众议,决定伐齐并亲自统军围攻金墉城(今河南洛阳),七月,周武帝宇文邕命宇文纯、司马消难,达奚震为前三军总管,宇文盛、侯莫陈琼、宇文招为后三军总管。杨坚、薛迥、李穆等率军分道并进。宇文邕自率大军六万,直指河阴。周军进入北齐境内,纪律严明,禁止砍伐树木、践踏庄稼,犯者皆斩。 [19]  颇得民心,但是周武帝宇文邕因病还师。次年(576年),宇文邕又率大军伐齐,几路并进,攻克平阳(今山西临汾)。围晋阳(今山西太原西南)时军事失利,宇文邕自己仅得免。其后听从宇文忻“死中求生,败中取胜”的建议,终于攻克晋阳。建德六年(577年),宇文邕攻入邺城,灭北齐。从此拥有了黄河流域和长江上游。为后来隋朝的统一奠定了基础。
宇文邕生活俭朴,诸事希求超越古人,对宇文护及北齐所修过于华丽的宫殿一律焚毁,对下严酷少恩,但果断明决,耐劳苦,征伐时躬亲行阵,得士卒死力。齐境有北魏所俘河西人世为厮役的杂户,周境有从东魏及南朝梁江陵俘虏的良人没为奴婢,他都豁免为良人。
当时突厥强盛,而且北齐、北周在突厥之南。宇文邕不得不娶突厥公主阿史那氏为后。灭齐之后,宇文邕于宣政元年(578年)率军分五道北伐突厥。
宣政元年(578年),宇文邕在亲征突厥的途中病倒,同年六月丁酉日,宇文邕病情加重,在回到洛阳当天就病逝了,时年三十六岁,遗诏长子皇太子宇文贇继位。宇文邕死后的谥号为武皇帝,庙号高祖,六月己未日,葬于孝陵。 [20] 
编辑
宇文邕的姐姐嫁给了神武公窦毅,生下一个女儿,小时就艳丽照人。宇文邕非常喜欢这个外甥女,养在宫中。一天,这个六七岁的小美女对宇文邕说:天下还没有平定,舅舅要以苍生为念,对皇后好一点。只要我们得到突厥的帮助,那么,江南和关东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宇文邕大吃一惊。这个女孩长大以后,天姿国色,求亲者太多,窦毅摆了一个雀屏,规定谁能远远射中屏风上两只孔雀的眼睛,即成夫婿。这就是成语“雀屏中选”的由来。 [21] 
在史书中,宇文邕是一位严父,曾对其继承人、教而不善的太子宇文赟(后来的北周宣帝)施用体罚,并多次威胁要废去其太子地位,但最后都没有实行。 [22]  这样的举措反而受到了反效果,让宇文赟更加不听从他的说教。
象戏之称,始见于南北朝末期之北周。北周天和四年(569年),北周武帝所创,详细规则、棋具皆不详,并与大臣共同编写《象经》,并由王褒作《象戏经序》、庾信作《进象经赋表》、《象戏赋》,献给周武帝。《北史·朗茂传》:“周武帝为《象经》,隋文从容谓茂曰:‘人主之所为也,感天地,动鬼神,而《象经》多乱法,何以致人?’”隋文帝对朗茂表达厌恶北周象戏,认为多乱法。
北周象戏到初唐已无人能解并失传。唐太宗尝览《三局象经》,不能看懂,有人说蔡允恭能懂,蔡则向唐太宗表示“少通其略,老乃忘”,后问吕才才知。 [23] 
编辑
  • 父亲:文帝宇文泰。 [1] 
  • 母亲:文宣皇后叱奴氏(叱奴太后)。 [1]  [24] 
  • 皇后阿史那氏(阿史那皇后),突厥木杆可汗之女。
  • 皇后李娥姿,生宣帝宇文赟、汉王宇文赞,追尊皇后
  • 厍汗姬,生秦王宇文贽、曹王宇文允。
  • 冯姬,生道王宇文充。
  • 薛世妇,生蔡王宇文兑。
  • 郑姬,生荆王宇文元。 [25] 
皇子
  • 长子:宣帝宇文赟。
  • 次子:汉王宇文赞。
  • 三子:秦王宇文贽。
  • 四子:曹王宇文允。
  • 五子:道王宇文充。
  • 六子:蔡王宇文兑。
  • 七子:荆王宇文元。 [25] 
公主
  • 清都公主,下嫁石保县公阎毗, [26]  生二子阎立德、阎立本。
  • 义阳公主,嫁禽昌伯于象贤。 [27-28] 
  • 皇女,封号及事迹不详,仅知生于天和五年(570年)六月庚子日。 [29] 
编辑
周武帝一生,致力于改革。他在父亲宇文泰励精图治的基础上,实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吸收均田上的汉族农民充当府兵,这是周武帝对府兵制所作的一项重大改革内容。他还注重广辟农田,兴修水利。所有这些改革措施,顺应了历史发展的要求,促进了生产力的解放,对当时经济的恢复,社会的安定,起了积极作用。 [30] 
周武帝一生戎马倥偬,能和将士同甘共苦,身先士卒。他“锐情教习,至于校兵阅武,步行山谷,履涉勤苦,皆人所不堪……每宴会将士,必自执杯酒或手付赐物。至于征战之处,躬在行陈”,故“能得士卒死力”。周武帝不愧为南北朝时期的一代英主。 [30] 
  • 令狐德棻《周书》:帝沉毅有智谋。初以晋公护专权,常自晦迹,人莫测其深浅。及诛护之后,始亲万机。克己励精,听览不怠。用法严整,多所罪杀。号令恳恻,唯属意于政。群下畏服,莫不肃然。性既明察,少于恩惠。凡布怀立行,皆欲逾越古人。身衣布袍,寝布被,无金宝之饰,诸宫殿华绮者,皆撤毁之,改为土阶数尺,不施栌栱。其雕文刻镂,锦绣纂组,一皆禁断。后宫嫔御,不过十余人。劳谦接下,自强不息。以海内未康,锐情教习。至于校兵阅武,步行山谷,履涉勤苦,皆人所不堪。平齐之役,见军士有跣行者,帝亲脱靴以赐之。每宴会将士,必自执杯劝酒,或手付赐物。至于征伐之处,躬在行阵。性又果决,能断大事。故能得士卒死力,以弱制强。破齐之后,遂欲穷兵极武,平突厥,定江南,一二年间,必使天下一统,此其志也。 [3]  [31] 
  • 李延寿《北史》:武皇缵业,未亲万机;虑远谋深,以蒙养正。及英威电发,朝政惟新;内难既除,外略方始。乃苦心焦思,克己励精;劳役为士卒之先,居处同疋夫之俭;修富国之政,务强兵之术;乘雠人之有衅,顺天道而推亡。数年之间,大勋斯集。摅祖宗之宿愤,拯东夏之阽危。盛矣哉,有成功者也。若使翌日之瘳无爽,经营之志获申;黩武穷兵,虽见讥于良史;雄图远略,足方驾于前王。 [32] 
  • 卢思道:高祖高拱深视,弥历岁年,谈议儒玄,无所关预,祭则寡人,晋公不之忌也。但自下裁物,其主不堪。累世权强,一朝折首。其于党与,咸见夷戮。恶禽臭物,埽地无馀。尔乃弃奢淫,去浮伪,施一德,布公道。屏重内之膳,躬大布之衣。始自六宫,被于九服。令行禁止,内外肃然。以释氏立教,本贵清净。近世以来,糜费财力,下诏削除之,亦前王所未行也。值齐季失德,取乱侮亡,亲御戎轩,再举而灭。军令肃然,秋毫莫犯。数巡而定,不戮一人。未及下车,革其弊政。山东士女,欣戴如归。但天性严忍,果于杀戮。血流盈前,无废饮啖。行幸四方,尤好田猎。从禽于外,非夜不还。飞走之类,值无免者。识者以此少之。虽有武功,未遑文德。彝章礼教,盖阙如也。缮甲治兵,将扫沙漠。远图不遂,暴疾升遐。 [33] 
  • 宇文泰:成吾志者,必此儿也。 [4] 
  • 宇文毓: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7] 
  • 虞世南:周武骁勇果毅,有出人之才略,观其卑躬励士,法令严明,虽勾践、穰苴,亦无以过也。但攻取之规,有称於海内,而仁惠之德,无闻於天下,此猛将之奇才,非人君之度量。 [34] 
  • 释道宣:帝独运远略罢之(指灭佛),强国富民之上策。 [35] 
  • 司马光:①赏有功,诛有罪,此人君之任也。高遵奉使异国,漏泄大谋,斯叛臣也。周高祖不自行戮,乃以赐谦,使之复怨,失政刑矣!孔子谓以德报怨者,何以报德?为谦者,宜辞而不受,归诸有司,以正典刑。乃请而赦之以成其私名,美则美矣,亦非公义也。 [36]  ②周高祖可谓善处胜矣!他人胜则益奢,高祖胜而愈俭。 [37] 
  • 王夫之:宇文邕之政,洋溢简册,若驾汉文、景、明、章而上之,乃其没也甫二年,而杨氏取其国若掇。 [38] 
  • 蔡东藩:周主邕为一英武主,平齐以后,又复败陈,虽由陈将吴明彻之昏耄失算,以致兵败受擒,然非周将王轨之锁断下流,亦不至挫失如此。败陈者王轨,用轨者周主邕,推原立论,宁非由周主之英明乎?独周主邕号称知人,而不能自知其子。 [39] 
  • 吕思勉:北周武帝,颇能励精图治。 [40] 
  • 白寿彝:周武帝不愧为南北朝时期的一代英主,可惜正当他打算“平突厥,定江南”,实现统一全国理想的时候,不幸于出征前夕病逝。 [30] 
  • 梅毅:北周武帝宇文邕神武过人,沉毅有智,莫测高深。当皇帝十九年间,他先是韬光养晦,族灭权臣宇文护。而后亲掌万机,平灭北齐高氏。 [41] 
  • 朱大渭:秦王苻坚、魏孝文帝、北周文、武二帝,他们天资聪慧,汉文化水平颇高。因而深明汉文化优秀传统内涵及其对本民族文化素质提高的重要性,从而能准确地掌握汉化的指导思想。 [42] 
编辑
  • 加强集权
周武帝在诛杀宇文护及其党羽后,削弱大冢宰的权力,规定六府不必听命于大冢宰,分化大冢宰的权力,使之成为虚职,以加强皇权,又改诸军军士为侍官,表示军队从属于皇帝和国家化。再取消兵源的民族限制,一境内凡男悉可为兵,大大扩充了军力。又限定地方行政长官与其僚属的关系,以防止地方上的私人化。周武帝还在“六条诏书”的基础上,制定了“刑书要制”。
  • 灭佛政策
主词条:周武帝灭佛
建德二年(573年),宇文邕决定三教先后,以儒为先,道次之,佛教最后。建德三年(574年)五月十五日,周武帝不怕死后下地狱的威胁下诏“禁佛、道二教,经书、佛像尽毁,并令沙门、道士还俗为民。并禁诸淫祀,礼典所不载者,尽除之。”一时间,北周境内“融佛焚经,驱僧破塔……宝刹伽兰皆为俗宅,沙门释种悉作白衣。”各地的佛寺都被拆毁,僧人都被勒令还俗。
建德六年(577年),北周灭北齐后,针对继续发展的佛教实体,立即推行灭佛政策,毁寺4万,强迫300万僧、尼还俗,相当于当时总人口数十分之一的人重新成为国家编户,使寺院占有的大量人口开始向国家纳税服役,这对急需兵源和财力的封建朝廷来讲,其意义之重要不言而喻。而在宇文邕禁止佛教之外,起初亦禁止道教。 [31] 
  • 打击世族
周武帝对世族和豪族的打击,也很果断。世族大家占有大量的土地和人口,是南北朝时期普遍的现象,也是使历朝统治者大伤脑筋的一个严重问题。统治者和他们在争夺土地和劳动力上有矛盾,所以历代统治者也不断地想打击他们。但打击的程度往往有限,总是缩手缩脚。周武帝规定得很严厉,凡“正长隐五户及十丁以上,隐地三顷以上者,至死”。 [43]  这一法令可以说是从北魏孝文帝创置三长以来,对大地主荫护土地人口最严厉的一次法令。
  • 释放奴婢
周武帝即位后,于保定五年(565年)下诏:“江陵人年六十五以上为官奴婢者,已令放免。其公私奴婢,有年至七十以外者,所在官司赎为庶人。”建德元年(572年),周武帝再次下诏,“江陵所获俘虏充官口者,悉免为民”。建德六年(577年)灭齐后,周武帝即下诏:“自伪武平(北齐年号)三年(572年)以来,河南诸州之民为齐破掠为奴婢者,不问官私,并宜放免。其住在淮南者,亦即听还;愿住淮北者,可随便安置。” [31]  同年不久又下诏:“自永熙三年(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