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州敦煌、沙洲张家港

时间:2021-02-21 02:48       来源: 未知

不在博客的日子 混乱复杂 流泪然后伤痛 搬家 家务重来 调职 熬夜加班 忙碌茫然盲目

凌晨入睡的时候 心里庆幸又终于躺在床上 再过一刻便觉寂寞 这个城市这个时刻 夜色已尽天将亮

没有星星点缀 黑暗会不会累 霓虹般亮丽的周围 有一种寂寞的颓废

这城市里所有寂寞的人类 有几个和我一样缓慢催眠自己入睡 有几个像我一样厌倦了疲惫

真心如若被摧毁 全世界也不会跟我一起伤悲 这座城市若明若暗微弱漆黑 孤独的人还在寻找自己的定位

伪装变成了一种防备 防备被人看穿那一块隐秘的心碎

 

沙州敦煌、沙洲张家港

      “鸣沙山畔听鸣沙,风静沙平别有声”。它像一条白色巨龙横卧在东西长40公里,南北宽20公里,高500米的大漠之中。夕阳下的鸣沙山,犹如一连串神奇灿烂的金字塔,巍峨耸立,见棱角如刀刃。虽经历了数千年的风暴和游人的不断冲击,却从没有降低过它的高大,失却过它的棱角,改变过它的个性。


      敦煌,又名沙州,“西北指流沙,东南路转遐,独悲笛海畔,归望阻天崖。”流沙即指敦煌。流沙一名来源于敦煌地理特征《元和郡县志》卷四十:沙州敦煌县,“前凉张骏于此置沙州,盖因鸣沙山为名。”敦煌亦有金地之称:“宫人散诞于灵窟,舍珍财于金地。”敦煌在中国西陲,地处金方,又有金鞍山(金鞍大圣),故名金地。金鞍山常年积雪覆盖,相传内隐白龙。
      敦煌四周皆为沙漠戈壁包围,位处塔克拉玛干沙漠东端边缘。沙漠地带气候干燥,气温变化大,地面缺少经常性流水,植物稀少矮小,为风沙地貌。沙漠多集中在鸣沙山地带和党河两岸及其下游地带。地面物质主要由沙粒构成,地表覆盖大片流沙,广布沙丘,在风力推动下沙丘移动,往往造成严重危害。全市有沙漠765万多亩,占总面积的16.36%,所以敦煌又有“沙漠绿洲”之称。
      沙州一名,最早始见于十六国时期。东晋成帝司马衍咸康元年(335年),前凉文王张骏将敦煌、晋昌、高昌三郡和西域都护、戊己校尉、玉门大护军三营设置为沙州,州治在敦煌。以西胡校尉杨宣为刺史,其管辖范围包括西域广大地区在内,敦煌的地位又有所提高,有效地维护着中西交通和贸易活动。
      北魏道武帝拓拔王圭天兴二年(399年),高僧法显西去佛教发祥地天竺(今印度)取经求法,从长安出发,沿河西走廊到敦煌,西出阳关,进入白龙堆大沙漠,他们以死人的骸内为标志辨路,花费了3年时间,到达中天竺。
      沙州一名沿用较久。唐武德二年(619年)置沙州,武德五年(622年)改置西沙州。贞观七年(633年)改为沙州。唐神龙元年(705年),在沙州置豆卢军,以挡匈奴要路,管兵4500人,马400匹。吐蕃占领敦煌后豆卢军废。唐德宗建中二年(781年),沙州陷吐蕃。据《新唐书·吐蕃传》阎朝杀周鼎后,城守十年粮械尽竭,以“苟毋徙佗境,请以城降”,“州人胡服臣虏,每岁祀父祖,衣中国之服号恸而藏之。”对于依附吐蕃的敦煌部分世家豪族,委以高官厚禄,免税免役。然对于反对吐蕃统治的敦煌民众,或杀或徙,门庭已非昔日住户。大中初年张议潮起义归唐,大中五年建归义军政权于沙州。宋景礻右年间为西夏占据。元至元十二年(1277年)夏立沙州,旋升沙州路。明永乐三年(1405年)置沙州卫。清雍正三年(1725年)建沙州所,次年升卫,采川陕总督岳钟琪奏,以甘肃省(包青海部分)56州县移民至党河两岸屯垦,以原县冠名敦煌县。《沙州卫志》云:“敦煌雪山为城,青海为池,鸣沙为环,党河为带,前阳关后玉门,控伊西而制漠北,全陕之咽喉,极边之锁钥。”今人袁第锐诗曰:“鸣沙山下古沙州,一片黄云绕碧丘,丝路凄凉成过去,驼铃声碎旅人稠。”

 

沙州敦煌、沙洲张家港

  唐宋年间,香山和镇山之间有一涧谷流漕,终年涧水不绝,溪流潺潺。如遇大雨,山洪直冲流漕所在东江湾沙,形成水渠。这条水渠后来竟成为闻名中外的“张家港”。

  据南沙镇山村六组张兴生珍藏的《重修张氏宗谱(孝友堂)》载,明代万历元年(1573),有张南山者,自靖江生祠堂卜居香山北麓,此为张氏香山支始迁祖。南山公在此化钱买券,开发圩塘,流渠旁边遂形成村落张家埭。

  由于开发的圩田常受山洪的涝渍,于万历二十四年(1596)张氏合族集议,子孙齐心协力,将流漕拓宽成河。新河面宽3丈,底宽1丈,长300余米,由此免除了涝渍之苦,但未有河名。至万历四十一年(1613),张氏为经营粮米自备木船3条,往返于扬州、高邮之间,数载后获利甚丰。为让木船能停泊到自家门口,再出资募工拓宽此河,并在屋旁河之尽头拓成倒潭1只,以便木船调头。此时河面宽7丈,底宽3丈,重载木船可进出自如,已蔚为大河,但仍无河名。

  清代康熙二年(1663),江阴县衙拟在澄江门和巫山之间修建马路,勘察丈量到此河时,发现此河无名,于是请大桥镇镇董吴翼之提议起名。吴翼之知道此河乃是张氏祖上所开,后来又是张氏裔孙拓宽,遂提名称“张家港”,并报江阴县衙认定备案。康熙三年(1664)冬,江阴县衙正式批文命名此河为张家港。

  1958年,人民政府组织6万民工和千名解放军官兵拓浚张家港,河总长达38.11公里;1968年再次拓浚,张家港遂成为内河6级航道。1982年,张家港港正式对外开放。1986年撤沙洲县,建立张家港市。

沙州敦煌、沙洲张家港

 

  中国人为什么丧失了慢的能力?

  中国人,赶时间。

  最爱“快进”,狂点“刷新”。评论,要抢“沙发”。寄信,最好是特快专递。拍照,最好是立等可取。坐车,最好是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磁悬浮。坐飞机,最好是直航。做事,最好是名利双收。创业,最好是一夜暴富。结婚,最好有现房现车。排队,最好能插队。若不能,就会琢磨:为什么别人排的队总比我的快呢?

  没有时间感的中国人变成了最着急最不耐烦的地球人,“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中国人为什么丧失了慢的能力?资源紧缺引发争夺,分配不平衡带来倾轧,速度带来烦躁,便利加重烦躁,时代的心态就是再也不愿意等。

  可以快,就决不能慢。有了比较,加上重复、单调、复杂、呆板、逼仄、拖延、消耗、超出理解范围、失控和不公平等经常性的情境,中国人急不可耐,又因欲求未满而耐心等待,焦躁不安又心安理得。

  急的心态带来了什么?欲速则不达。“大多数人在追求快乐时急得上气不接下气,以至于和快乐擦肩而过。”(克尔凯郭尔语)我们迎来了更多的灾难和意外,更低的效率和更坏的结果。

  就这样,在“急之国”,我们快速地消耗着自己。等我们真正明白快慢、张弛、紧疏、得失、成败、忙闲的人生之道时,可能一切都晚了。

 

半把刀 结业证 石洋子

« 上一篇:秤砣图片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