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人儿

时间:2021-02-20 14:49       来源: 未知

刚开始是我最爱的旧漫画,画师:

夏十柒、夏五sunny

长图我能找到的也放了,可以用来当背景~侵删侵删~10.3。
10.12二更,自取哦。
10.28三更。
11.6更更更。
11.12更,就不分类了,放在最后,自取。
12.17更。
冰下:有没有好看不烂大街的情侣头像推荐?
































































动画/动漫都放一起













































































这个杀手不太冷~





对应的真人版





Q版很可爱?


沙雕/可爱



几组海绵宝宝~


























































真人也好看~






























简约



















放在最后:











画师:寄喜饼给你喔
































































/12.17更























这个蛮酷的









更一大波卡通

















兔兔和小羊














































刚办完婚礼,说一下感受。之前我和题主的想法一样,觉得婚礼很尴尬,并不喜欢。现在感受,婚礼,是一个能让双方父母及自己和爱人认识到身份转变的仪式。至于题主提到的那些尴尬的场景,也是我之前很反感婚礼的原因,不过这些都是表面的事情,完全可以和司仪提出来,去掉不喜欢的流程。

背景: 和老公谈了很多年,老家是一个市的,我们俩在SH居住工作,平时放长假了才能回去。最初我们也是觉得办不办婚礼无所谓,婚礼更多的是满足双方家长的心愿。所以我和老公并没花有费太多时间和精力准备婚礼。

我和老公的准备过程: 五一回老家双方父母见面订婚,给彩礼,定下婚期十月七号。七月底订的拍婚纱照,办的加急(店员知道我们婚期后都觉得我们太淡定了 )。八月底抽了个周末,去苏州花了半天时间把婚纱敬酒服伴娘服搞定,男式西服搞定。九月中旬收到订制的衣服。九月在网上买了买伴手礼,秀禾,头饰等。九月三十号晚上到的老家,基本和往年一样,也没提前回去。

家里的准备过程: 家里的氛围确实比较浓厚 ,双方父母其实从订婚开始,就不断的准备各种东西,比如大到流程摄影家里的装扮,小到被子锅碗瓢盆洗漱用品等。期间也时常和我们打电话交流,我俩的原则就是:婚礼只要双方父母高兴就行。(所以期间改口费还有乱七八糟各种习俗,各种可能产生矛盾的雷全都被化解了。)

前期感受: 直到婚礼的前一天晚上,我其实都没太大感觉,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个演员走个过场,很多亲戚也都会来家里。因为常年在外地上学工作,除了很熟悉的亲戚,大部分都不认识,很尴尬。我在家的话,会去客厅打个照面,然后假装自己很忙,躲在自己的屋子里。在婚礼前一天,我们那边的风俗,大部分亲朋好友都会到家里帮忙,我就拉着两个闺蜜还有表妹给家里借口要买出去东西,在外边逛街做指甲轧了一天马路。

真正有感受的几个瞬间:

  1. 是老公喊门进到房间后,单膝跪地给我说誓言的时候。那一瞬间更强烈的意识到,我以后会和这个人共度余生,这个人将是我未来最大的依靠和陪伴。之前领证的时候虽然也知道,但是没有婚礼上感受那么强烈。
  2. 老公给我父母敬茶后,我要出门前父母和亲戚闺蜜突然泪奔。虽然平时也是常年在外地上学上班,只有逢年过节才回家,结婚后也不会有太大变化。但是那一刻出家门,感受确实不一样。能感受到亲人的不舍。
  3. 在男方家的改口。之前也去过老公家几次,都是喊的叔叔阿姨。改口的时候,才真正意识到,以后也会和老公父母成为亲人,也会成为这里的一份子,会有更多的忐忑和不安。

意义: 我觉得婚礼更多的意义,是给双方家庭一个信号,给自己和爱人一个信号,给所有人一个身份上的转变。男方父母要通过婚礼,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已经完全独立了,以后会有个姑娘是他最亲近的人。女方父母要接受自己的姑娘长大了,她是别人的妻子,不再是个小女孩。男生要意识到,以后自己要有主见,独立运营好自己的小家庭,并且要担起照顾双方父母的责任。女生也要意识到,以后不能再像在自己家里一样随意,也要长大担起一片天地。

防雷感受:

条件允许的话,尽量自己和爱人充当双方家庭沟通的媒介。不要让双方父母直接沟通,哪怕通过媒人也不行。

  • 我们老家是一个市的,我家在市里,他家在农村,两家车程算上市里的红绿灯一个小时。这么近的距离,结婚的风俗都有差异,期间双方父母难免会有各种误会,但因为我们是,我和我父母沟通,他和他父母沟通,所以什么事情都能说的很明白,事情说开了就不会有什么误解。我俩把握的原则就是"好全是对方的,不对全是自己的"。
  • 比如,彩礼啊改口费之类的给多少,双方父母都不愿意说,说多了不好看,说少了怕对方看不起。我和我老公就问自己的父母,"咱们那边一般给多少呀,他们那边还没说呢,我先问问咱这的风俗。”然后我俩合计个差不多的数,给自己的父母聊天的时候说"他们那边风俗大概是多少多少",看双方的意思。然后再调整,最后定下来的都挺满意。
  • 中间也有一些小风俗差异会让自己的父母感觉不愉快。然后就说"这是我没传达对意思,他那边前几年这样兴,现在不确定,他得再问问。之前说的那个风俗,是他小时候看别人婚礼这样的,他也好多年没在老家,具体的也不太懂,我听他随口一提,就直接给你们说了。"然后我俩再根据两边意思合计个差不多的,双方父母一听也都挺高兴。
  • 需要对方准备的小物件,全都自己这边准备好,不要让双方父母感觉到自己这边在提要求。比如,我老公他们那边需要女方"谢大厨",就是女方送亲的人在男方家吃完饭,要给大厨两条烟表示感谢。他都没给我们提这个事,直接准备好了烟,然后那天请送我的姑父拿着过去给大厨,我是后来亲戚给我妈说的时候,才知道的。还有女方要准备其他什么小物品带过去的(他那边兴我们这边没有这个风俗的东西),他也都让家里直接准备好,然后找我的时候带过来,我们直接再带过去。我们家这边也是,一些东西就直接自己准备好了。其实原则就是,自家想兴啥风俗想怎么样搞就自己准备,别过多要求对方。
  • 婚礼准备过程确实很容易闹矛盾,毕竟,双方父母就是陌生人,完全没有感情。现在要让自家的宝贝去对方家,自己和对方成为亲家,本身就是带着审视的态度在看对方家庭。可能平时不会注意的小细节就会无限放大和担心。如果让他们直接沟通,或者通过媒人沟通,很容易双方较劲和面子等从而产生误解和不快。所以,自己和爱人在这个过程中的信任与沟通,能避免很多不愉快。

完美诠释什么叫做像晨曦一样活

关于有人说学校白嫖,那我得说点难听的了:如果您不扫雪,其他同学扫了,那您脚只要一沾地,那就是白嫖其他同学。让学校扫也行,不过一场雪几万块,你们学生作为直接的受益者,喊着不扫雪的人你们不交点钱?何况外包还没有发动学生扫得又快又好,一年十场雪后勤还干不干别的了?学校又不用你的劳动力盈利,您真以为您一年交的4000块钱就那么当事啊?一个很现实的说法:大学生经济都不独立,谈“精神独立”、“人格独立”在一定程度上真的是奢侈的。


哎呦我去,您是我见到的可以不上晚自习去扫雪而又上网辱骂的唯一的人。

谁没在黑龙江上过学呀?我们那时候扫雪都是当集体活动来玩的:男生先去后勤取工具,几十上百把各色工具肩扛手抬恍如红场风雪中耸立如林的莫辛纳甘。分工是入冬的时候早就定好的,工具按分工分发完毕后,前面四个男生用大雪推子开路,呈鱼骨状将浮雪推至路边,这叫火力准备;紧随其后是一队人用三角形的小雪铲子铲去压实的雪层,这叫穿插分割;再后方是板锹队把铲碎的雪块抛到路边,这叫歼灭驱逐;最后是两个膀大腰圆的男生,用大扫帚扫去碎块雪末等残留,这叫治安肃清。中间夹杂着几个斧头组的,刨去路上凹陷处的冰,这叫攻坚拔点。

一个个把地面戗得直冒火星子。

女孩子负责跑腿,做好后勤保障工作,购买补充工具、手套,给男同学打热水、拿外套等,同时负责在边上喊加油。

我作为班长,还要负责指挥,发放回收工具等等。

学校的大喇叭在背后还特么放着歌,领导还喊两句,表扬一下先干完的班级,让进度慢的班级提升一下进度。

清完后同学们热汗淋漓,状极畅快。一摘帽子直冒热气。看着干净的街面,一个个都很高兴,唱着歌扛着锹收工了。

路上遇到了别的班级,还强行帮人家扫了扫。

大一那年,就这么干了几次,同学之间、班级之间的感情迅速熟络了。

就这你非要扯到“北方大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你跟我在这反四风呢?四风确实存在,但不是你这么扣锅的。这么多雪,机器肯定扫不细致,高贵的“城里长大”的你想让低贱的校工来扫?就靠那么几个校工,这次下的雪没扫完,下次的雪又下来了,时间长就变成积冰了(现在确实是这样)。我们东北的雪是能站一冬天的!它自己化不了!

那就在这放着吧,如果要是把高贵的您摔了,您可以继续骂官僚主义不扫雪鸭~

知道东北有多官僚主义吗?东北某地居然成立了一个非常设机构叫做某市清冰雪领导小组!

知道南方有多求真务实吗?南方某地居然成立了一个非常设机构叫做某市防台工作领导小组!

还说什么

当一群城里长大的只知道学习的本科新生是多么老练的工人么?

拜托,扫雪很难吗?需要从《扫雪学概论》讲起,给您评个八级工再发一个职业技能鉴定证书吗?“只知道学习”在你眼里还成了好事了???只知道学习您能考我们这蛮夷之地来?

建议报考苏拉威西大学,那不下雪。

城里长大?敢情雪这东西只下在农村???

嚯,好家伙,贵乡梓那边热岛效应够严重的。

您还少拿“爱国”来压我们,扫雪这种有利于自己出行也有利于学校环境和安全的行为您都不乐意干,赶明儿让您上战场当个翻译您不得当场拒服兵役呀?

呦呵,底下还有一个仁兄上纲上线到“北方沙文主义”、“保护人权”了?我同学在南方上大学的不少,平时也没少在学校参加劳动,这也算沙文主义?美国大学把“社区服务”当做一项评定综合素质的标准,这也是沙文主义?

说实话,你压根就不关心什么保护人权,你只关心讨厌东北。

说回题主,也别“北方某大学”了,门牌号都写出来了,就别在这遮遮掩掩了,咱就说黑龙江大学。贵校当时是抗大分出来的,师生都是在陕北参加过大生产运动的,结果到您这就成了这个样子,啧啧啧,校史教育不到位啊!


1956年,扩建为哈尔滨外国语学院。
校址迁至今天黑大所在的地方——沙曼屯。彼时这个地方遍地黄沙,唯有一些杨柳在这里。王季愚、赵询两位校长带领全校师生种下颗颗柳树、杨树。今天,如果大家从主楼南楼门前的那条路上可以找到那两株椴树,就是“姊妹树”,是两位老校长种下的。

别说我一个外校的都比你了解。

至于楼下有好几个说“现在都21世纪/2020了,怎么可能还像20年之前/抗美援朝/抗战期间”云云的,您真的以为是中国进入21世纪之后咔吧一下发展成果就从天上掉下来了?每个时代都有需要人肉完成的工作,只不过越来越少而已。拿21世纪说话的基本上都不超过23岁,他们把“我生之前”和“我生之后”简单地对立起来,把“好”和“不好”简单地对立起来,把几十年前和今天简单地对立起来,而不能认识到发展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认为前辈条件不好,吃苦应该,而今天条件好到了什么活都不用人自己干的程度,吃苦不应该。“我生之前”中国穷就穷了,反正爷没吃到苦,但是“我生之后”就一定要让爷享受,否则喷死你。老前辈挖窑洞我不管,别让我挖就行。生在21世纪却不想承担21世纪的责任,那你们凭什么就躺在20世纪前辈所承担的责任上耍赖呢?说旁的没用,你们就是自私,慷前辈之慨。




对了,还有一句话,在东北想要以一己之力挑战恶劣的自然环境的,好像都被自然环境淘汰了。

在西方法学界,你会看到他们经常争论一些狗屎问题,比如说,动物权利,比如说,同性婚姻权利,这些话题严格意义上也算个问题,但是明显都非常小众,可被一群看起来很专业的学者爆炒,被看起来很公正的媒体放大,获得了与其问题本身不相称的重视程度,弄得世人皆知,成为学者讨论,甚至划分政治派别的标记。

与此同时,那些新冠病毒之下的穷人得不到检测,,那些被病毒杀死的穷人被装进了木头盒子,被顺理成章的埋到了某个岛上,死的无声无息,埋的无声无息。这些穷人的生存权问题,本应该获得整个社会的关注和重视,但很奇怪,这些问题就像不存在一样。用大统领的话说,“这就是人生”。

这是非常反常的,但又存在的现象,其背后,实际上是资本主义掩盖矛盾的一种策略。这个策略是,制造狗屎问题,让你习惯惊喜。

1

穷人病死难道就活该?有人关心这些人活下去的权利吗?

当然有人关心,不过不是急着为他们主张权利,而是急着否认他们的权利,资本家豢养的政客奉行新自由主义,在病毒一开始的时候就在国会里大放厥词,引经据典的说什么,国家不应该干预医疗市场,因为这样会使得私人投资得不到应有的回报,而,我们需要这种投资。

惊喜不惊喜?

我来翻译翻译,什么tmd叫惊喜。惊喜就是,资本家实现资本增值的权利大于穷人活下去的权利,简而言之,富人的钱比穷人的命重要。

哦,大哥这tmd是惊喜啊。

可穷人们的人命也是权利啊?

这时,法学专家来了,清了清嗓子说,封城,居家令,那是“奴隶制以来对自由最严重的侵犯”。

惊喜不惊喜?

我再翻译翻译,什么tmd叫惊喜。惊喜就是,不能封城,不能居家,这才叫权利,在这里,活着不是权利,去死才是权利!

那就自由的让穷人去死吧,死了自由的去埋,这才叫自由,这才叫权利。

哦,大哥,这tmd叫惊喜啊。

你去哪里说理去呢?你说不了理,因为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说惊喜。

资本主义的法学,法学家,法学理论,处处是双标,处处是惊喜。

2

最让我震惊的是,好多人学了法学的人,能给你更大的惊喜!

以前我举过一个例子,一个985法学教授在研讨会上说,马克思让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是不对的,因为是建构理性主义,建构引发权力集中,权力集中引发悲剧,那样不好,就得自由放任,还举了黑死病的例子,说欧洲中世纪社会矛盾太激烈,人多地少,然后一场黑死病,人口死三分之一,矛盾解决了!你看,不用建构,也没人让穷人联合起来,矛盾也能解决!所以,马克思是错的。

这叫啥?纳粹?反人类?

不,这叫惊喜。

千年之前,一个中国的知识分子,看到有穷人冻死,愤怒的说了一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话起码叫人话。

千年之后,同样是一个知识分子,被西方的法学洗了脑,说黑死病杀死三分之一的人,问题就解决了,不用无产阶级联合起来社会矛盾也能自行解决。这是人话吗?这是混账逻辑!

我只能说,这真是个惊喜。

3

好奇怪啊,怎么爱心泛滥到连狗的权利都要保护的法学家们,对人的命这么冷漠呢?怎么连动物的感受都要考虑的体面人们,面对那些被疫情杀死装木头盒子埋了的同类却麻木不仁呢?

因为这涉及阶级,是真问题,是根本性的问题,而他们不能讨论真问题,只能装作看不见。

除了不讨论,他们还会拼命设置假问题,除了设置假问题,他们还会批量生产惊喜,让人们习惯惊喜的混账逻辑。

设置了假问题,就不会有人讨论真问题。这才是根本!习惯了混账逻辑,就不觉得惊喜是惊喜了,这才是根本!

所以,一切问题都是表面问题,一切问题都是碎片化的,用来转移话题和掩饰矛盾的假问题。阶级问题?不,包装成为种族问题就好了,所以,你看到,没人关心经济地位的高度不平等,没人关心穷人被新冠杀死,但当黑人被压死时,一群人开始上街打砸抢烧了。

什么叫烂透了?有问题,可所有思考问题的人都在共谋,掩饰真问题,提出假问题,避免实质问题,钻研垃圾问题狗屎问题。

据说这就是学术自由!

至于什么狗屎的动物权利问题,落后就落后吧,在这种问题上落后一点,不丢人。

你要真关心动物权利,有种你别吃肉啊。

资本怎么隔绝上升通道的?

公号:果酱观。

可以,

在我国,法律赋予每个公民姓名权,更改姓名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当自己的名字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不便时,我们可以去户籍部门更改名字。

一、个人更改名字流程

  1、未成年人改名需由监护人提出申请并提供相关证明。如父母离异的也只需要监护人一方同意即可更改;

 2、成年人由本人提出书面申请并持相关的材料报公安机关审批即可;

  3、填写改名申请提交给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填写更名申请;

  4、到户口所在地的户籍部门填写表格,工作人员盖章,所在民警签字,所长签字;

  5、到户口所在地的户籍部门的上一级主管部门审批;

  6、公证(超过16周岁的需要公证);

  7、到户籍部门打印新的户口簿,申请新的身份证。

法律规定:《户口登记条例》第十八条:公民变更姓名,依照下列规定办理:(一)未满十八周岁的人需要变更姓名的时候,由本人或者父母、收养人向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变更登记;

(二)十八周岁以上的人需要变更姓名的时候,由本人向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变更登记。

以上操作完成后,建议喝杯奶茶。

再关注一下我的音乐公众号:一页音乐

紫色野牛的平原之梦


你好 人类


连接

反复通知“建议修改”,在按照要求修改后过段时间再通知“建议修改”,懒得改了,就这样吧

大概是不允许反感丁真吧

有一点值得我们注意。

从澳大利亚批评“四一二”到美国参议员骂中国五千年历史,表面上看这是毫无章法地乱输出一气,实际上我们要看到:在他们眼里,中国人的邪恶,与政权、体制和文化没有任何关系。

中国人就是邪恶的。当然前提是挑战了美国的秩序。

我原来以为,美国人讨厌中国人,只是意识形态的问题,他们讨厌的是71年历史的这个中国以及共产党,而绝非囊括了这个种族以及其历史。

但是现在看来,无论你中国是搞共产主义,还是国民党的三民主义,是唐文化盛行还是满清八股,都对他们“讨厌中国人”这件事没有丝毫影响。

你跟他说“中国人民推翻了封建主义这座大山”在他们眼里毫无概念,因为美国200多年的建国史根本就没有“推翻封建主义”这种东西。他们从一开始到现在的体制就是这样一贯的。同样地在他们眼里,“痛骂晚清政府”和“痛骂当今中国政府”是完全一样性质的行为。

因此,不要幻想通过换一个政府、换一种意识形态就可以让美国人喜欢我们。只要我们挑战了人家的生态位和国际秩序,哪怕我们全民说英语,吃西餐,搞美式民主,依然是邪恶的。

当然反过来,只要愿意做他们的“盟友”,哪怕中国搞沙特式君主专制,或是什么三省六部,他们也大力支持。

美国、澳洲这样短历史的国家,他们甚至不懂什么叫做革命。秦代的中国人跟2020年的中国人,在他们眼里就是同一种生物。搞不好他们还会让我们赔偿成吉思汗西征时给欧洲人民造成的损失。

夏虫不可语冰,蟪蛄不知春秋。

刘晓晔

« 上一篇:【鸟啼山雨急】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